高校可以用“數據中臺”做些什么?
發布時間:2020-06-11    來源:未知
【字體: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數據中臺”是近期IT圈最火的概念之一。數據中臺為什么這么火?具有哪些作用?又是如何為高校解“燃眉之急”的?高校在數據治理、管理方面,該如何創新實踐?……一起來看看。

  數據中臺核心與本質

  中臺概念在中國科技界最早萌芽于阿里,其靈感來源于芬蘭游戲公司Supercell。這家看似很小的公司,卻擁有一個強大的技術平臺來支持眾多小團隊進行游戲研發。各團隊由此可以專注創新,不用擔心基礎卻又至關重要的技術支撐問題。而將這種類似的思維應用到企業中,就是需要構建一個資源整合和能力沉淀的平臺,對不同的部門進行總協調和支持,“中臺”也就應運而生。

  由此可見,介于前臺和后臺之間的中臺,相當于公共服務平臺,其核心思想是“共享”。顧名思義,數據中臺可以看作是數據的“公共服務平臺”,即通過數據技術,對海量數據進行采集、計算、存儲、加工,同時統一標準和口徑,形成標準數據,再進行存儲,形成大數據資產層,進而為客戶提供高效服務。形象地講,數據中臺構建的服務考慮到“可復用性”,每個服務就像一塊積木,可以隨意組合,靈活并高效地解決前臺的個性化需求。

  從涵義范圍角度來看,狹義地講,數據中臺是一套實現企業數據資產化的工具集;廣義地講,數據中臺是一整套將數據用起來的機制和方法論,進而幫助機構實現數字化轉型。

  從技術角度來看,數據中臺是一種新型的IT架構;從管理角度看,數據中臺是一種新型的組織管理模式和理念;從戰略角度來看,數據中臺是為了應付日益復雜的環境而構建的一種新型戰略工具和競爭壁壘。

  總之,數據中臺的核心理念在于“數據取之于業務,用之于業務”,相比于傳統數據平臺,數據中臺更注重對業務的積累和沉淀,構建了從數據生產到消費,消費后產生的數據再回流到生產流程的閉環過程。

  “讓一切業務數據化,一切數據業務化”是對數據中臺系統功能的精要概括。

  數據中臺為什么這么火

  現階段,如何喚醒沉睡的數據資產,把數據真正地用起來,以支持自身業務的智能化升級,是擺在所有傳統企業面前的“數字化轉型焦慮”。2019年,數據中臺爆火的背后,既有企業數字化轉型焦慮的市場東風,又有阿里、騰訊等中臺戰略示范效應的推波助瀾。

  “在企業中,中臺是為了更好地整合后端的計算、業務、數據資源,更敏捷、高效地為前臺服務而生,在高校中同樣如此。”東北財經大學網絡信息管理中心副主任陳偉表示。數據中臺建設,不僅在企業中轟轟烈烈展開,也走進想要通過數據治理來進一步推動智慧校園建設的高校視野里。

  總的來說,數據中臺主要發揮了以下三方面作用,可為高校解“燃眉之急”。

  打破數據孤島。高校在發展過程中往往會部署很多管理和業務系統,這些系統來自于不同的廠商,數據無法共享和跨業務調用,也就無從談起數字化轉型。而數據中臺在分散的底層數據庫和上層應用中間建立起一套數據架構,用于屏蔽掉底層的差異化,并建立統一的數據標準推動數據自由流動,以支撐上層業務的創新迭代。通過打通多源異構數據,統一治理、管理數據,數據中臺可以讓數據高效可用。

  提高效率。隨著業務拓展,組織和機構的膨脹往往造成效率下降問題。具體業務的開展需要技術、產品、市場等各個方面的支持,而這些基礎支持工作會有很大程度上的重復。部門內部、部門間的協調頗為耗費精力,不僅信息無法共享,資源也會被浪費。一個數據全面、技術能力過硬、可以統一調用的數據中臺,能夠為業務線提供統一支持,實現“扁平化”。

  資源共享和決策支持。高校中海量高維度、準確的數據資源,都極具價值。如何充分發揮好學校高質量、多維度的用戶數據,為教學、管理、社會服務助力?以數據中臺形式呈現的統一用戶中心可以通過API形式提供服務,獲得更廣泛的業務場景。如學生成績等級服務,以績點形式提供,既保護學生隱私,又滿足社會需要;學生畫像服務,可經過學生授權后使用……由此可以多元化、全景化了解學生,消除信息不對稱造成的巨大鴻溝,真正把學生多維度數據資源釋放出來。

  高校數據中臺應用實踐

  加強數據研究和數據治理,是高校找準自身定位、提升治理水平,確立發展策略的重要舉措。中國石油大學(華東)信息化建設處處長郝志杰表示,數據治理可以推動流程再造,讓師生辦事從“山重水復疑無路”變成“從此天塹變通途”。通過數據治理打通學校數據大動脈,梳理數據的產生、加工、使用和終止的整體流向,支撐跨系統、跨業務和跨部門的流程再造。以“信息化+”進行業務流程再造,打破部門壁壘,融合條塊分割,實現資源整合和目標協同,把之前的“以部門為中心”轉變為“以師生需求為中心”。

  在高校信息化管理部門的IT服務、IT設備及資產管理、流程與決策支持三大業務逐漸分離的趨勢下,一套強大的數據中臺系統成為高校信息化業務開展的基礎。上海外國語大學信息技術中心主任趙衍表示,在“數據服務2.0”時代,高校必須建設一套強大的數據中臺系統,對各類數據進行及時和實時的采集、清洗、加工,并按照業務類別、服務對象、數據屬性、時間跨度等多個維度對數據進行整理、整合和存儲,并提供有效的數據傳輸、數據導出、報表生成、數據可視化等工具,這樣才能為各類需求快速地提供數據服務。

  目前,高校在數據治理、管理方面展開很多創新實踐。有不少高校已開始或計劃搭建數據中臺,為學校數據服務發揮了積極作用,其中有不少思路和亮點值得借鑒。

  在上海外國語大學,其數據中臺系統由校方大數據項目團隊自主進行整體架構設計,在綜合權衡學校的數據規模和應用需求后,采用開源和自主開發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建設。這樣的設計,既考慮到系統功能的持續擴展性,又防止了系統由于過分依賴廠商或太過封閉造成今后的持續開發風險。

  南京理工大學設計了集“發布、申請、管控、監測”為一體的數據中臺。其中,“統一發布中心”面向各平臺和系統提供統一的數據出口方式,可快速實現數據共享接口的發布;“統一申請中心”開放校內數據資源目錄;“統一管控中心”將數據申請做可視化處理,保障學校對數據的自主可控;“統一監測中心”對于數據運行情況實現全鏈路監測,改變以往數據交換的“黑盒狀態”。

  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數據一個庫”指的是確定數據產生唯一源,全面完善數據完整性和更新及時性。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數據中臺建設,通過全域數據采集與引入、數據治理實施體系、數據質量運營保障體系、統一數據資產管理體系、統一主題式服務體系、賦能業務并閉環迭代等六大核心內容,解決西電“數據一個庫”難題。

  北京建筑大學從結構化數據和非結構化數據兩條線做強“數據中臺”。在結構化數據上,建設真正完全交換、可用的全量數據管理中心,實現數據為流程服務,用流程促進數據價值;在非結構化數據上,縮小對非結構化數據、大數據分析的差距,深入分析大數據,采集學校各類大數據,尋找大數據的價值。

  西北民族大學作為西北民大智慧校園的核心中樞,校園數據中臺通過數據集成、數據標準、數據治理等環節,實現學校全量數據沉淀和數據資產可視化,構建起包括主數據管理平臺、數據治理中心、數據共享開放平臺、統一身份認證鑒權平臺在內的校園大數據資產中心。

  可以看到,“數據中臺”的引入,為高校智慧校園建設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一方面,數據中臺為高校降低了數據服務的門檻,成為高校新型核心競爭力的來源;但另一方面,作為一種新的思維理念與體系架構,數據中臺也要求高校站在全局高度來考慮數據服務工作,轉變工作思路,提高數據整合和數據治理能力。

  (本文刊載于《中國教育網絡》雜志2020年1月刊,原標題為《2019,數據中臺元年》,作者為本刊記者項陽)

責任編輯:zxh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南陽市教育局主辦 南陽市教育網絡管理中心技術維護

豫公網安備 41130302000407號

 豫ICP備08104692號 網站標識碼 4113000029
站點統計:
老版特码资料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ewin456棋牌官网首页 吉林麻将小鸡儿飞蛋怎么胡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宁夏11选五前三组 福彩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下载多乐升级 福彩双色球开奖号码 山东麻将全将怎么打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意思 贵州快三玩法说明 pk10技巧 幸运赛车 网页游戏靠什么赚钱 欢乐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贵州闲来麻将下载 4月24日雷霆vs开拓者录像